Omicron潛伏期比Delta短,1種防疫措施已成普遍共識?

研究發現Omicron潛伏期比Delta短,加上目前疫苗保護力、各方面數據還不夠完善,因此未來可能會走向與病毒共存的防疫政策,那麼,要如何看待與病毒共存的概念呢?請看鄭醫生的採訪:

病毒可傳染期是決定隔離時長的關鍵!

Jojo最近有很多研究Omicron變種的症狀、潛伏期的報告,發現Omicron潛伏期比Delta變種要短,平均是3天。所以,現在的隔離限制是怎麼樣的呢?

鄭醫生:我們感染後,起初,只有病毒少量進入人體。然後,病毒會在體內複製,等到它數量多到一定程度,才會出現傳染力。所以經過一半的潛伏期後就會開始有傳染力,那這段時間就比較危險。因為無症狀的人會到處走動、散播病毒。

等到病毒增加到一定的數量時,感染症狀和人體抵抗力同時會出現。對於最終康復的人來說,這個階段的病毒可能已經清除掉了。雖然還殘留有症狀,但是已經沒有傳染力了。也就是說,雖然整個感染過程較長,而可傳染期短。所以這個「可傳染期」就決定著,在公共衛生防治上,要隔離多久的問題。

感染症狀分期。(健康1+1製圖)

譬如英國的政策,把出現症狀後的隔離期,從10天縮短到7天,美國是規定隔離5天。此時,民眾回來上班還是具傳染力的,所以要戴口罩,這是基於維持社會運作,與病毒共存的政策。

每一波疫情來的時候,如果沒有效果很好的藥物和疫苗去針對這個疫情,那麼當染疫人數很容易超過醫療負荷量的時候,死亡率上升就會造成很多社會問題。因此為避免這種情況的發生,就需要實施各種限制措施,譬如停班、停課、打疫苗、居家隔離。另外,要提升醫療資源,包括把非緊急的醫療程序先延後醫治,開闢新的治療場所、招募新員工。這樣做是希望能夠動員全社會的力量,讓社會維持正常運作。

壓低感染曲線,維持社會正常運作。(健康1+1製圖)
壓低感染曲線,維持社會正常運作。(健康1+1製圖)

與病毒共存或許是未來的下一步

Jojo剛才您提到關於跟病毒共存的問題,而西班牙政府在年底的時候表示,不會採用同樣的措施進入2022年,那麼就是說歐洲將再次陷入與病毒共存的感染潮。請教鄭醫生,從傳染病學的角度來說,您是怎麼看待與病毒共存這樣的概念呢?

鄭醫生:其實人類跟病毒共存很久了,不管人有沒有選擇,我們都是被迫跟病毒共存著。以流感為例,人類選擇與它共存,是因為流感的疫苗保護力不錯,而且在副作用、死亡人數、疫苗保護力、疫苗供給資料都很充足,所以才能有選擇權。但是現在的事實就是,疫苗實際的保護力和其他各方面的數據都還不完善,那麼要如何有充足的選擇權呢?這是一點。

但是無論如何,不同人會選擇不同的生活方式,對於生命理解也會有各自的認識,我認為或許科學只是一種工具,在疫情面前可能還夠用或是不太夠用。但是我認為這反而是人們更有機會去貼近內心深處,提升心靈層次的機會。

疫情無法預測,應做好萬全準備

Jojo牛津阿斯利康疫苗的研發人之一,英國病毒學家莎拉·吉爾伯特博士,不久前在牛津大學的講座中提出警告,下一場瘟疫可能會比新冠病毒更加致命,所以要做好準備。請教鄭醫生,您是怎麼解讀博士她的這句話呢?

鄭醫生:對於科學家來講,把所有的可能性都提出來是常用的思考模式,因此不論從歷史經驗、病毒學的理論來看,人類永遠都有可能會遇到下一場瘟疫。

之前的新聞說過,美國新冠致死率已經超越1918年的大流感,但是1918年美國總人口是1億人,現在是3億3000萬人,所以按比例來說還是流感更致命。

在醫界不管是做臨床、學術工作,傳染病學科基本上都是靠著政府資助、政策性引導、半強制民間醫院在做。所以病毒學家就會趁著名氣可用的機會,呼籲政府更加重視,因此這位英國病毒學家,莎拉博士才會說過去疫苗研發速度很慢。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等錢,研發疫苗的每個步驟都要等到錢來,才能進行到下一步,所以疫苗研發時間就會拉長。

所以她的研究團隊為了發開AZ疫苗,就想辦法去借錢,然後火力全開的去研發疫苗,最後有了政府經費後才順利的快速完成疫苗開發。我們無法預測下一波疫情何時發生,所以科學家們也是很務實的提出討論。而對於各位朋友來講,是提醒我們去追尋、實踐真正的健康之道。

感染科醫生

留下評論

請輸入您的評論!
請在這裡輸入你的名字